货色问 陈若曦:女性角色为何能在海外华文文_主页

磨粉机当前位置: 主页 > 磨粉机 >

货色问 陈若曦:女性角色为何能在海外华文文
更新时间:2021-09-10
 

  (货色问)陈若曦:女性角色为何能在海外华文文学中历久弥新?

  中新社北京9月7日电 题:女性角色为何能在海外华文文学中历久弥新?——专访华人作家陈若曦

  作者 刘破琨 金旭

  “我在大陆写大陆,在台湾写本土人事物,在美国则写美华人士。华人足迹遍天下,故事真是写不完。”华人作家陈若曦近日在接收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如是说。

  今天的年青人或者不晓得“陈若曦”是谁,但倒转30年,台湾文坛人人耳熟能详。

  陈若曦,本名陈秀美。1938年诞生,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写作系硕士。1960年与白先勇、王文兴等开办《古代文学》杂志,曾获中山文艺奖、结合报小说特殊奖、吴三连文艺奖等。1989年创立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1995年返台假寓。

  陈若曦以写实小说著名文坛,其文字细腻纯朴、作风写实亲热,笔下的一幅幅二十世纪下半叶华人生活掠影,对今天的港台文学影响深远。

资料图:美国纽约市民在中餐厅用餐。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资料图:美国纽约市民在中餐厅用餐。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纸婚》与文化碰撞

  “写文学为人生,作品要言之有物,毫不无病呻吟”,这是陈若曦一贯的文学主张。

  陈若曦的作品中最常见的就是中国人在海外生活的故事。其早年作品《纸婚》还曾改编为剧本,成为著名导演李安“家庭三部曲”之一的《喜宴》。这些故事多多少少都源于陈若曦的亲自见闻与感悟。

  “我一贯写我的见闻,顶多加上一个幻想终局。”陈若曦告知记者,《纸婚》的故事就起源于她去法国探访友人的经历。当时朋友家住了一个北京姑娘,为了拿永恒居留“假结婚”,最后发明自己爱上了对方。“有人说《纸婚》的女主角也太大胆了,我当时也很信服她。”

  游走于海内与海外多年,陈若曦以为华人文化与西方事实确有差别或抵触,不外若耐烦保持,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一定会实现冲破,并碰撞出火花,而《纸婚》的胜利就是一种“碰撞”。“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

  华人故事写不完

  2008年,陈若曦自传《坚持·无悔——陈若曦七十自述》(以下简称“《七十自述》”)在台湾出版。宣布会上,她在台大的同窗、著名作家白先勇说:“陈若曦是咱们那代人中最多姿多彩的。她把本人的经历转成了文学,她的小说再过多少十年,还有其价值。”

  “若说我有什么贡献,大略就是写作早了一点。后来大陆文友写得更精致,都在我之上。”谈到自己曾经的代表作,陈若曦非常谦逊。

  事实上,这位耄耋白叟毕生辗转,笔耕不辍。即便只是平淡无奇,落到纸上也足够成绩一部传奇。她笔下的人物有笑有泪,细节活泼而实在,而这也是她一贯秉承的“好故事”尺度:无论悲剧仍是笑剧,好作品都让人觉得真实、传神。

  陈若曦说,好的作品一定能反映人生,反应真实生活。“人在大陆写大陆,在台湾写本土着土偶事物,在美国则写美华人士。总之,华人脚印遍天下,故事真是写不完。”

资料图:藏书楼。王笈 摄

  为女性发声

  “人在美国,自己都不想当美国人了,哪能让孩子生在美国呢?”陈若曦在《七十自述》中写道,她这一代中国人,民族意识特别强烈,感慨中国百年积弱才备受外侮。“常识分子当以天下为己任,且先天下之忧而忧,学成报效祖国事天经地义之事。”

  有名华人作家聂华苓曾用“边缘、边沿、又边缘”来形容当时海外华文女作家的处境。她们受过高级教导,书写着“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伤心情,用细腻的笔触将中西文化交流中的困扰和迷茫娓娓道来,用奇特的女性视角诉尽华人女性谋求生存,踊跃独立,一直追寻自我价值的成长、演变之旅。

  “在我那个年代,女性位置还不高,写她们也成为了我的职责。”陈若曦爱写女性,她的作品中始终饱含着对女性的最终关心,她笔下的女性角色在阅历种种抉择、体验后,总能取得成长和觉悟。“我一直认为,想要世界大同,一定要男女同等。我信任女机能以柔克刚,只有努力总有播种,也能到达目的。”

  改造开放后,陈若曦也为国内外文化交流奉献了力气。她在伯克莱的家曾吸引众多华文作家访问,一度有“陈若曦旅馆”之美誉。后来,为便于中美文学、两岸文学交流,陈若曦信心把海外华文作家组织起来,而第一步,就从华文女作家开端。

  1987年9月,陈若曦和於梨华女士独特发动准备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两年后,第一届海外华文女作家会议在陈若曦位于美国加州的家中成功召开。倾诉情感,交流写作教训,专一海外华文文学发展成为她们的目标,亦是她们源源不断的创作能源。

  近年来,如严歌苓、张翎、虹影等新一代海外华文女作家锋芒毕露。置身文明碰撞的背景下,她们将笔触探进女性新移民的心坎深处,以更加开放的目光跟更为宽容的心态去诠释角色为实当初寓居国“落地生根”的尽力,英勇追寻自我存在价值与意思的生涯立场。

  “东西方不同,东方‘以和为贵’,主意‘融会’而非驯服,西方较‘明辨是非’,强调‘自以为是’。”陈若曦表现,游走于东西方之间,异国他乡的成长经历能让华人女性作家捕获丰硕的感情细节,审阅不同文化间的差异,在文学创作中有独特上风,同时还兼具跨文化的视角,对发挥东方文化,提升女性地位有很大作用。

  以《远见》、《二胡》和《贵州女人》为例,陈若曦熟能生巧地展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华人闯荡异国的心路过程。面临中西文化差异,他们依然坚守着自立自强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在多元价值观的碰撞下,小说中的华人女性解开了封建传统婚姻的枷锁,自在地取舍婚姻,寻找真正的自我。

材料图:本国留学生休会中国国画。 李佩珊 摄

  今天的东西方文化交流情势愈发多样,但在陈若曦看来,中华文化博大高深,西方的了解仍不全面。华文作家仍需持续为之努力,坚持华文创作特点,用作品向世界展示更加全面、丰盛的中华文化。

  海外华文作家处于东西方文化对话的前沿,他们通过文学作品让海外主流社会认识华人这个群体,也意识华人的故乡中国。陈若曦说,文学能在必定水平上增进文化交换,要让西方人懂得中国始终是她的写作宗旨。大批翻译优良的华文作品,举行文学交流会,通过片子等艺术作品晋升西方大众对东方文化的懂得。多说多写,多管齐下乃为良策。(完)

  受访者简介:

  陈若曦,本名陈秀美,1938年出身。1960年,在台湾大学外文系读书期间,与白先勇、王文兴等创办《现代文学》杂志,以写实小说驰名文坛。大学毕业后前往美国深造,获得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写作系硕士学位。1989年创建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1995年返台定居。游走于东西方之间,陈若曦写下《二胡》《远见》《纸婚》《城里城外》等作品,道出了海外华人生活百态,在1999年被台湾《中国时报》世间副刊遴选为十二位跨世纪作家之一。

【编纂:姜雨薇】